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68)【作者:ckltony】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68)【作者:ckltony】
字数:10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八章 始是新承恩泽时

  华山脚,大女儿墓前。

  周素兰心中悲痛,大女儿已经逝世周年了。

  大女儿生前曾经说过,喜欢华山的风景,于是周素兰将女儿安葬在了这里。在对女儿述说了许多心事后,又给女儿烧去许多阴间花费的纸钱以后,周素兰带着悲愤的心情离开了这里。

  周素兰知道,是那个衣冠禽兽逼死了自己的女儿,本来想与那禽兽恩断义绝,可是看到小女儿雷小蕊天真的模样,她终究知道自己不能离开小女儿,自己要保护小女儿不会受到那个禽兽的伤害。

  一切,都在那个下午被改变了。

  一个武功高强的歹人,自称「夜书生」,把自己从华山脚下掳走,反复奸淫了自己。

  自己兰无论如何的恳求,那夜书生都不肯放过自己,反而在自己有意透露自己雾隐山庄庄主雷万川妻子的身份后,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夜书生将自己反复折磨,用尽各种让自己羞耻万分的方式来奸淫自己,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来。
  那夜书生与魔教来人相会后,居然准备击杀自己,万幸自己只是一时背气过去,侥幸捡回一条性命。

  自己拼着一口气,报着活着见到小女儿雷小蕊的决心,努力忍住了自己已被歹人玷污清白的耻辱,准备逃回雾隐山庄。

  可是,谁知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在逃跑的路上,又被几个顺天盟毛贼在暂住的客店中下药迷晕。

  当自己以为自己就要再次被几个毛贼轮奸侮辱时,她已经准备放弃生命了。她在自己的内心告诉自己:「小蕊,我们来生再见吧。」

  当自己脸上的泪痕未干,淫毒开始侵袭自己意识的时候,她模模糊糊感觉到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在与自己交合。

  那个男子自然就是张郎,可是自己当时真的无法忘记张郎为自己解毒的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张郎当时的性爱还显青涩,可是张郎给自己的充实感是自己从来没有体会到的。

  也许自己那时都不知道,张郎用阳具打通了自己的心灵。

  自己被张郎母子救了以后,就再也没有遇到歹人了。回到了雾隐山庄,自己想要忘记曾经遭遇的一切,以为与张郎只是一夕的萍水相逢。

  可是,武林大会上那个自己难以忘怀的年轻男子居然再次出现了,居然向那个恐怖的魔头出手了。

  自己以为张郎将要就此丧命,吓得自己都已经快要魂不附体,万幸张郎被雷万川救下。

  周素兰想到自己再次见到张瑞以后,在后花园中巧遇张瑞后,会不知廉耻的勾引了张瑞,现在还会忍不住为了那时张瑞带来的身心欢愉,而身子微微颤抖。
  再后来,就是雷万川要杀张瑞,自己与女儿小蕊拼命保护,才有了自己和女儿被雷万川囚禁,再次被张瑞救走的事情。

  女儿小蕊和自己都深深爱着张瑞,周素兰也曾经犹豫过,彷徨过。

  母女同侍一夫,内心贞洁的周素兰以前从来未曾想过,可是女儿那么理解自己与张瑞的一片情,自己怎么舍得女儿伤心难过?

  就在周素兰沉浸在往日回忆之时,里面女儿雷小蕊喊叫着的「瑞哥哥」,让周素兰的思绪回到了现在。

  周素兰是过来人,知道女人第一次对于男人来说多重要。

  一个完璧的女人,就是给男人最大的厚礼。

  可是那女子破身时的痛楚,自己也是深有体会的,周素兰很是牵挂着房间里面的女儿。

  张瑞此时面对情动异常的雷小蕊,听到房间外面那个呼吸不稳的声音,知道周素兰正在关切着里面即将发生的事情。

  张瑞心里暗暗感激周素兰的大度,张瑞也知道一个母亲牵挂女儿和情郎的心情。

  此时不是犹豫的时刻,张瑞看着眼前一丝不挂暴露着一个清白女子羞态的雷小蕊,再次俯身下去,吻住了雷小蕊因为娇羞而微微张开的小嘴。

  张瑞的吻,让雷小蕊情动。张瑞的抚摸,更是让雷小蕊浑身舒畅。

  「瑞哥哥,来吧,小蕊,小蕊准备好了。」雷小蕊深情的低声呼唤着张瑞。
  张瑞手指摸到了雷小蕊的阴部,一片湿滑的粘液。

  张瑞知道,雷小蕊从心里到生理都准备好了。

  张瑞半起身,扶住自己的阳具,对着雷小蕊阴唇上下摩擦了几下,就准备身子一沉往下压进去。

  「等等…等等瑞哥哥。」雷小蕊忽然有些急促的喊道。

  张瑞有些不解,正欲开口相问。

  他却见到雷小蕊红着俏脸,小手用力的从枕头下面扯出一块白色丝绸方巾,羞红着俏脸把方巾急忙垫在臀下,然后美目再次紧闭。

  张瑞看着雷小蕊的神态动作,心里一阵感动。

  雷小蕊此时诱人的身姿加上娇羞的神态,让张瑞刹那间心情更加火热,阳具仿佛又硬了三分。

  张瑞开始慢慢的往下用力,他眼光全在雷小蕊此刻的俏脸上。

  雷小蕊美目紧闭,双唇闭合,那模样似乎要咬碎银牙。

  张瑞知道雷小蕊此刻万分紧张,便再次吻上了雷小蕊的双唇。

  张瑞吻动间,阳具缓缓突破雷小蕊两片阴唇的保护,缓缓进入雷小蕊极为狭窄的阴道口。

  张瑞阳具上面传来的那种紧致感觉,让张瑞觉得自己无往不利的阳具此次仿佛遇到了一个极大的阻碍。

  张瑞阳具龟头终于半分进入雷小蕊娇躯之中,可是想要再往前一步,似乎需要一鼓作气。

  雷小蕊此刻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她已经感觉到自己就快要真正成为瑞哥哥的女人了,瑞哥哥那个粗大的东西,已经进入自己体内一部分了,可是就是那进入的一部分,就让自己既紧张又痛楚,果然要成为一个女人,就像娘亲周素兰说的那样,要承受破身的痛苦。

  雷小蕊觉得自己的私处快要裂开似的,快要撑到了极限,可是身上的瑞哥哥还是那么舒缓的动作,还时不时吻自己和抚摸自己,自己当然是知道瑞哥哥是让自己放松下来。

  可是自己却又欢喜又害怕,欢喜自己终于可以和娘亲一样做瑞哥哥的女人,害怕的是女子破身真的好紧张啊。

  「啊…瑞哥哥…好痛哦…」

  雷小蕊终于发出了变为女子的那声呐喊,经历了从少女到少妇的那个必要过程。

  张瑞终于暗暗加力之后,突破那层象征女子贞洁的肉膜,把身下女子变成了自己的女人。

  张瑞没有马上开始做那往复运动,而是亲吻雷小蕊俏脸上留下的颗颗泪珠儿。
  「小蕊,哥哥爱你,哥哥疼你,哥哥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张瑞不停的在雷小蕊耳边说出动情的话语。

  「呜呜呜…瑞哥哥…瑞哥哥…,小蕊也爱你,呜呜呜。」雷小蕊忍不住俏脸梨花带雨的同时,用身子的扭动表达自己对张瑞的爱意。

  雷小蕊身子刹那的痛楚慢慢过去后,开始感受到张瑞阳具龟头和棒身的火热之力,不由得忘记破身的痛楚。雷小蕊阴道内大量分泌的粘液,证明此时雷小蕊多么渴望张瑞更加的深入。

  张瑞感觉到雷小蕊阴道媚肉对自己阳具的阵阵挤压,知道雷小蕊的痛苦已经有些缓解,他知道此时应该更加深入了……周素兰听到自己女儿那声从此变身女人的呐喊后,原本已经紧张不已的身子更是微微晃动了一下,扶在门框上的手一下子握的更紧。

  她知道,从那一刻起,自己这对母女从此都是张郎的女人了。

  房间内,女儿和情郎欢愉的交合声音阵阵的传来,周素兰觉得自己的亵裤已经湿透了……张瑞对于雷小蕊的第一次,没有刻意追求自己的享受,而是时时在意雷小蕊的需求。

  雷小蕊喜欢张瑞此时温柔的插入和温柔的吻以及温柔的抚摸。

  她现在知道了作为一个女人,男女性爱是多么舒爽的一件事情。

  她的脑海里一片混沌,灵魂仿佛已经离体。

  那种欢愉的感觉,让雷小蕊仿佛置身天宫,耳边还传来阵阵仙乐。

  她的下身已经被张瑞的阳具满满的充实着,他的阳具在体内往复来回之间,她的呐喊就随着往复来回而阵阵发出。

  「哦,瑞哥哥,瑞哥哥,小蕊好舒服啊。」

  「瑞哥哥,好好爱小蕊,小蕊也爱你啊。」

  「瑞哥哥…瑞哥哥…我…我来啦…」雷小蕊突然大声喊叫出那来自灵魂深处的最欢愉声音。

  雷小蕊初次的高潮来得那么快也那么激烈,她的身子筛子般的颤抖、颤抖。
  张瑞初次体验到初次破身女子的高潮,雷小蕊狭窄阴道的剧烈抖动,那严丝合缝的男女性器交接处,初次的高潮竟然因为此时的严密结合,雷小蕊高潮而喷发的阴精竟然未能从阴道中流出。

  大量的冰凉阴精把张瑞整个龟头完全泡在里面,让张瑞爽的无以复加。
  张瑞享受着身下女子高潮的韵味,也紧闭着双眼感受女子的兴奋。张瑞此刻突然发现雷小蕊阴精之中似乎有一股奇妙的能量经自己龟头马眼,进入到了自己的丹田之中。

  那丝能量的进入,让张瑞本来平静的内力真气之湖,一下子变得惊涛骇浪起来。

  「不好。」张瑞心中暗道。

  张瑞和一众女子修习《龙龟决新解》和《乾坤倒转》这两种神功,内力一日千里,早已不是当初吴下阿蒙。

  张瑞本已江湖接近超一流的水平的瓶颈,就在雷小蕊阴精那股奇妙能量进入后,突然就打破了原有的真气平衡,变得紊乱起来。

  张瑞此时真气紊乱,真气在全身各处经脉乱窜,张瑞知道,此时必须要给紊乱的真气一个出口,否则一身修为就要走火入魔,变成废人一个。

  雷小蕊本来在享受高潮的余韵,高潮的余韵让雷小蕊忘记了刚才破身之时的痛楚。可是身子上的瑞哥哥突然抽出了在自己身体里面的阳具,神态突然变得痛苦起来。

  雷小蕊不知道瑞哥哥发生了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助他,只好大喊「娘亲,快进来呀,瑞哥哥出事了。」

  周素兰正在房间外听着女儿与情郎的初次洞房之事,正沉浸在往日与张瑞欢愉的回忆中,突然听到女儿的大喊,也顾不得湿漉漉的亵裤贴在大腿根部不舒服的感觉,马上冲进了房间。

  周素兰看见女儿一身赤裸的抱着同样赤裸的情郎张瑞,张瑞的神情很是痛苦,周素兰也一下子吓坏了。

  「张郎,张郎,你怎么啦?你不要吓我啊!」

  张瑞真气在经脉各处乱窜,阳具也高高耸起,阳具上面的静脉血管也因为此时的高耸,丝丝鼓起,让每个见到的女人都害怕不已。

  「素兰,快过来。」张瑞大喊道。

  周素兰听到张瑞的呼喊,也顾不得此时女儿的尴尬,快速跑到张瑞的身边。
  张瑞没有时间解释,熟练的替周素兰解开了丰满身子上面的包裹之物,几个呼吸之间,周素兰也变得跟自己的女儿一样,浑身赤裸裸的。

  张瑞不忍刚刚破身的雷小蕊再次承受挞伐鞭挞,便没有与周素兰开始任何前戏,直接按倒周素兰,分开周素兰两腿玉腿,阳具直接突破阴唇保护,插入阴道,一插到底。

  周素兰心底庆幸,刚才在门外听着房内的动静,自己早已是情动,阴道内已经充分的润滑了,不然张郎那么长而粗大的阳具硬要插进来,自己不免要痛楚一番。

  周素兰越来越觉得有些舒服过头了,身上的张郎越来越有力,似乎要把整个身子都撞进自己身体来。

  自己已经在张郎的强力冲击下数次高潮了,现在身上的张郎又把自己翻了个面,把自己翘臀高高的挺起来,然后又开始下一轮冲击。

  周素兰觉得自己现在一定是丢脸极了,在自己女儿面前从来没有如此难堪过。本来自己今天是不打算进来的,自己就是想成女儿之美。

  可是却没想到张瑞突然出了状况,自己不得已破坏了女儿和情郎的好事。
  可是自己一进来,还没等自己害羞的心情缓解,张郎就那么粗鲁的脱光了自己,让自己和女儿、情郎一样光溜溜的。

  现在,张郎又把自己摆成这个样子,周素兰觉得丢脸极了。可是张郎的冲击不但没有停止下来,反而越来越强烈,自己感觉身子都快要散架了。

  张瑞感知到了身下周素兰的不适,自己是习武之人,内力深厚。可是这对母女花虽然出生武林世家,可是均不是习武之人。雷小蕊虽然练习了些皮毛功夫,有些粗浅内力,可是刚刚经历破身之苦,难免难以承受自己强力的冲击。

  周素兰丰满成熟的身体倒是可以承受几次冲击,可是再高潮几次,怕也是强弩之末难穿鲁缟。

  张瑞此时不得不发,体内真气已经开始循环起来,只要导出那部分紊乱的气息,就可以借此突破内力瓶颈的那个坎。

  张瑞感觉阳具龟头上面那股火热越来越强烈,就快要喷发出来了,就差一点点了。

  「啊……」

  可是此时周素兰却高呼一声,终于是晕倒在床。

  雷小蕊已经在破身后的痛楚中缓解了过来,看着娘亲周素兰在瑞哥哥强力的冲击下数次高潮,终是在刚才在高潮中昏迷。

  她看见瑞哥哥好像还是没有发泄出来,于是怯生生的说道:「瑞哥哥,你,你过来吧。」说完,雷小蕊一阵脸红心跳。

  张瑞此时也顾不得雷小蕊新破之身,没有了之前的温柔,只是急切需要一个发泄的地方,分开雷小蕊两腿美腿,顾不得雷小蕊阴户花瓣间的丝丝落红,将阳具再次插入,高频率的耸动起来。

  「啊…啊…啊…」雷小蕊终是初次尝到了激烈性爱的甜头。

  张瑞此刻的强力冲击,正是雷小蕊急切盼望的。

  「啊…」这次是张瑞发出的呐喊。

  终于释放出那股乱串的真气,张瑞紊乱的真气有了宣泄口,终是将阳精发射了出来。

  张瑞阳精带着真气的热力,让雷小蕊瞬间达到了人生中第一个高潮。

  张瑞释放出来后,开始盘坐在床上,运行真气,做那最后的突破,一旦突破瓶颈,张瑞从此正式进入武林中超一流的水准,成为武林中少数几个顶尖上的那些人。

  雷小蕊得到带着张瑞真气的阳精,更是高呼一声也晕倒在床。雷小蕊本来武功平平,内力粗浅,刚才得到张瑞极为纯正的真气,以后的功力增长也不是不可想象的。

  张瑞终于把真气在经脉内运行了一个周天,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任督二脉已经打开,从此内力真气自然在体内周天循环,生生不息。

  张瑞感受到体内真气的蓬勃,双掌稍微运气,便有丝丝内力蓬勃而出。
  张瑞明显感觉自己变强了,只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比以前强了多少。

  张瑞睁开眼,看见的是两个赤身裸体的美人儿。

  一个美人丰满中带着诱惑,一个美人青春姣好,处处洋溢着年轻的气息。
  一个美人依偎在自己胸口,一个美人眨吧着眼睛看着自己。

  「张郎,你醒啦?」

  「瑞哥哥,你终于修炼完毕啦?」

  两个美人同时问候。

  张瑞满意的看着这两个自己的女人,两个值得珍惜的女人,忍不住双双把她们搂在怀里,一个个的用力亲吻起来。

  张瑞的吻用力而激烈,一会儿就弄的两个赤裸的美人气喘吁吁的。

  张瑞感觉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赤裸美人的诱惑,让张瑞已经软下去的鸡巴又硬挺了起来。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张瑞看着刚刚从承受了自己强力爱抚的两个美人,此时她们的神态让他想起古人的诗句。

  「素兰,小蕊,我还想要…」

  两个美人儿听到情人的动人话语,双双为之倾倒。

  此时农家院外已是细雨纷纷,密集的雨点击打在树叶上,窗台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远远望去,小院、农田、庭院小树笼罩在一片烟雨之中,充满了诗情画意。
  可室外诗画般的美景,也比不过室内此刻的春光。

  张瑞架起周素兰的一双美腿,搭在自己的双肩,下身用力的送动着。

  「啪啪啪」的肉体拍击声不绝于耳。

  「啊…啊…啊…,张郎…用力操我…用力操我…」

  美妇人周素兰高潮将至,早已顾不得身旁还有自己的小女儿在,淫欲早已战胜了理智,开始满口的淫言浪语。

  雷小蕊被自己娘亲疯狂的淫语震动,受到此时淫靡男女交媾的刺激,也变得兴奋异常。

  「瑞哥哥,用力操我娘亲,用力操我娘亲,啊…我受不了啦。」

  雷小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手指放在早已潮湿不堪的阴唇里面,流出的淫液已经把点点落红冲淡,她的阴唇似乎已经有些红肿,可是想要同步达到高潮的她,也不顾得这些,她的手指快速的抠弄着自己的阴道深处某个敏感点。
  「啊…啊…啊…」

  「哦…哦…哦…」

  两个女人的呐喊更加触动的张瑞的神经,张瑞的兴奋也达到了高潮,三人同时高呼后,这场淫靡的游戏才终于到了尾声。

  良久之后,泡在澡桶里面的三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享受着这欢愉后的宁静。

  她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三人紧紧握着的手,证明了三人之间的真实爱情。
             *** *** *** ***

  雨过天晴,雨后的小院空气充满了清新。

  小院的炊烟已经升起,张瑞正在炒着刚刚摘下的农家小菜。

  一个美妇,一个刚刚变成少妇的美丽女子,双双看着自己的情郎做饭,眼中的爱意是掩饰不住的。

  刚才张瑞招呼自己母女俩好好休息,特别是张瑞特地交代让雷小蕊赶快回去躺着,唐雷小蕊一阵阵的脸红起来。

  周素兰与爱女拉着手,看着爱女俏丽的小脸泛起的羞意,于是顽皮的在爱女手心勾了一下。

  雷小蕊俏脸更红润了,被瑞哥哥关怀,被娘亲戏弄,小脚一跺,便跑回了里屋。

  「哈哈哈…」张瑞和周素兰乐不可吱。

  这三人度过了无比幸福的数日,张瑞终是在嘱咐周素兰和雷小蕊母女一番后,离开了这处小院。

  张瑞已经提前购买的充足的粮食、调料、衣物等物品,还特地告知母女俩不要轻易离开这里,自己办完事情后,会来接她们的。

  周素兰知道张瑞此行的目的,她没有流露出一丝对于烟雨山庄的留恋,那个地方是她的噩梦。现在自己和爱女都有了依靠,她们以后都是张瑞的女人,烟雨山庄从此在母女俩心目中只是一个代表过去的地方了。

  终于,母女俩还是依依不舍的目送张瑞骑着骏马离开了。

             *** *** *** ***

  嵩山,少林寺。

  数百年来,武林中无数门派兴起又衰败,这嵩山少林寺是武林唯二的两个未曾衰败的门派,另一个门派是武当派。

  张瑞站在千年古刹前,远远闻听古寺传来的深沉钟声。

  少林派,一向与武当派共称双雄,都是念佛入道之人,很少参与江湖武林中的种种争斗,低调行事下,却从来没有那个门派敢于主动挑衅。

  佛门清净之地,今日迎来一位行色匆匆的年轻俊杰。

  「施主,我已通报主持方证大师,请随我来。」一个小沙弥施了一礼后说道。
  「有劳师傅。」

  张瑞随着小沙弥,进入了传说中高手如云,藏龙卧虎的少林寺重地。

  少林的传说,江湖武林中早已盛传。

  数百年前,一代宗师达摩,芦苇渡江。

  后于少林寺秘洞坐禅数十年,顿悟成佛。

  达摩祖师所传的绝技,更是演化成为少林派七十二绝技,每种绝技都是武林中不可复制的神功。

  张瑞第一次来到少林派,心中难免激动。

  随着小沙弥走过大殿,入目入耳的都是念佛诵经的佛徒。

  大殿中,熏香萦绕,阵阵木鱼敲击中,气氛显得格外的凝重。一众佛徒口中「阿弥陀佛」不断称颂,让张瑞感觉自己的灵魂进入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地方。
  张瑞心中满怀灭门的仇恨之意,夜半常常气血翻涌。

  此时张瑞感受到佛门的博大精深,心中的恨意似乎减少了一些。

  「阿弥陀佛,张施主,老衲在此等候多时了。」

  张瑞眼中的方证大师,正派领袖之一,此时正慈眉祥目的看着他。

  「方证大师,小侄张瑞,有事前来拜访。」

  「张施主所谓何事?」

  「一件关乎武林同道安危的大事。」

  「哦?何事如此严重?请张施主名言。」

  「方证大师,你看这是何物?」

  「盟主令牌?这令牌不是在前盟主张盟主手中就丢失了吗?难道一直在张施主手中?」

  「方证大师,令牌并非原在小侄手中,而是我爷爷转交我外公之手,我辗转一番才拿到的,我向方证大师所禀报的事情,乃是关乎整个武林生死存亡的大事,小侄不敢隐瞒分毫。」

  张瑞开始向方证大师叙述,自己自从那年中秋夜张家灭门以后的事情开始讲起,直到发现雾隐山庄雷万川与魔教勾结的事情,并落实了雷万川乃是顺天盟幕后主使的事实,当然张瑞与许婉仪母子相奸的事情,张瑞是不会提及的。

  张瑞的讲诉让方证大师心惊,本来少林与武当少有介入武林江湖中事,但是如此会导致武林正道惨败的大事,方证大师也是不能轻易置身事外的。

  方证大师虽很少过问江湖之事,只是张瑞所言之事并非小事,那顺天盟这次再次召开武林大会,其中的阴谋昭然若揭。

  方证大师所担心的,乃是这顺天盟究竟掌握了武林中多少的实力?还有这魔教数十年后死灰复燃,究竟背后还隐藏了多少秘密?

  当初随张云天、许正廷等武林翘楚剿灭魔教过程中,少林和武当也是参与了的,方证大师有一点没有向张瑞说明,那就是魔教会不会报复少林派?

  方证大师与张瑞商量许久,方证大师给了张瑞一封信件,夜色中,张瑞告辞离开了少林寺。

  几日后,张瑞出现在了武当派,与武当掌门冲虚道长秘密会晤。

             *** *** *** ***

  雾隐山庄,武林大会前夕。

  雷万川近日忧心忡忡,娘子周素兰与小女儿雷小蕊神秘的失踪了。

  发了好一顿脾气,派出了许多人手寻找,也未曾有妻女的消息。

  武林大会召开在即,此事雷万川也只得压下,待武林大会后再寻机找寻妻女的下落。

  雷万川是矮胖的身材,左边嘴角有一颗指头大小的黑色胎记,胎记上面长了几根长长的毛发。此时雷万川心情不甚好,习惯性的顺手捋了捋胎记上的毛发。
  雷万川数月前,与魔教魔头温必邪相约,数月后以召开武林大会,以讨伐魔教为主题,实际是引出正道武林出席大会,而后由魔教偷袭武林各派山门所在。
  此举一出,如果真的被魔教实施成功,雷万川将会处于是非的风口浪尖。
  雷万川并非甘心听从温必邪的指挥,自己心里也有小九九。

  雾隐山庄虽然颇具实力,但是毕竟在武林中比不得少林、武当等这些数百年的大派。当初自己与温必邪勾结,也是为了利用魔教崛起的时机,乘机做大雾隐山庄,隐隐与魔教、武林正道门派成三方均衡之势。

  雷万川想起当初那件事,被温必邪抓住了把柄,就心中不爽。

  雷万川武功已经卡在近超一流已经很多年了,就是差一个契机。他无意中在一个塞外萨满巫医处得到一本秘籍,秘籍上面说到,找一个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女子交合,在双方高潮交汇的一瞬间,利用女子天然阴气导入体内,伺机冲击任督二脉,方可能突破。

  在普通武林中人看来,那塞外萨满巫医所言简直荒唐,正义之士怎么借此种方法做那突破?况且,阴年阴月阴时之女子,万中无一,能遇到一个,便是天大的幸运。

  这种荒唐之举,这种天大幸运,在雷万川眼中便是恰恰有可能的。

  那便是雷万川的长女,雷万川心有野心,但是实力有所欠缺,为了称霸武林的梦想,雷万川终于还是把罪恶的魔手伸向了长女。

  雷万川长女恰是阴年阴月阴时出生之人,都道虎毒不食子,可惜雷万川被称霸武林的欲望冲昏了头脑。

  那天,雷万川借着妻女周素兰与小女儿回娘家之机,饮了半壶酒,便假借酒气闯到了大女儿的房间。

  那大女儿见自己酒醉,便起身扶起自己的爹爹,可惜雷万川早已利令智昏,终于还是对大女儿下手了。

  就在大女儿拼命挣扎抗拒自己侵犯的时候,自己已经将大女儿剥得精光,就要得逞的时候,魔教魔头温必邪出现在了这里。

  很可惜,人算终究不如天算,雷万川逼迫女儿的那一幕,被不知何时来到雾隐山庄的温必邪发现了。

  温必邪人如其名,一代魔头,邪恶无比。竟然对于父女相奸之事,非但不反感,反而乐呵呵的表示愿观其详。

  当时雷万川便暴怒而起,出手攻击,可惜终究还是比温必邪弱了一筹,败于温必邪之手。

  温必邪当时并没有出手击杀自己,反而与自己谈起了条件。

  这条件便是让温必邪秘密成立顺天盟,魔教暗中支持,最终目的便是将整个武林正派全部颠覆。

  雷万川逼迫女儿的一幕,成了温必邪的把柄,加上自己确有野心,数次谈判以后,便达成了同盟关系,而后便有了前武林盟主华山张家覆灭一事。

  雷万川事后再次想起大女儿,准备再次相逼之时,却没有想到刚烈的大女儿已经悬梁自尽了。

  雷万川后悔不已,而后结发妻子周素兰从自尽的大女儿生前时光得知真相,更是导致夫妻反目。

  雷万川目前孤家寡人,顺天盟势力现在已经和魔教天乐教绑在了一起,踏上了不归路,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前些日子,雷万川得知自己的走狗苍山派一门突然全员被灭,这股势力的损失,让雷万川心中开始警惕起来,他猜不到是何人所灭,也没有证据证明此事和正道门派或者魔教天乐教有关。

  随着雾隐山庄武林大会召开的日子临近,雷万川心中更是盘算起将来该做如何打算。

             *** *** *** ***

  张瑞此时正在感受突破瓶颈以后,那种功力倍增的喜悦。

  张瑞从来不敢相信功力进入超一流水准后,居然举手抬足之间,就可以轻易的举起数百斤的大石。真气运行至双掌穴道,蓄积的内力发出可崩裂石头,如若是击打在普通人的身上,必将是吐血而亡。就算是武林中内力较为深厚的练武之人,也必定受伤不浅。

  自从那日告别周素兰母女,张瑞便发出通知,让义兄唐洪带领自己的那支力量,已经在数日前潜伏进入了中原地区,待机而动。

  现在,张瑞乔装一番,正隐匿在烟雨山庄周边的城中。

  这几日,张瑞已经发现不少武林各门派的掌门们陆续到达城中,小城因为大批武林人士的进入,客栈、酒肆、酒店均是爆满,生意是火得不得了。

  武林大会的再次召开,许多未曾接到邀请的小门派和一些游侠、散客也不请自来。这些小门派、游侠和散客们,因为上次山阳城武林大会魔教的高调出现,而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自己这些弱小的门派被魔教轻易的灭掉,便抱着到此一游,顺便抱抱大腿的心态来到这城里。

  张瑞乔装打扮,此刻没人知道他便是上次武林大会惊天一击的那个小子。张瑞混进于人群,与各色人等攀谈,终是整理出以下消息。

  此次武林各派派出了几乎门派中一半的人手,拟定制止魔教势力渗透为出席武林大会的目的。

  许多门阀世家,许多小门小派以及民间,自上次魔教重现之后,便有许多的良家女子和漂亮女侠失踪,甚至传闻几个大门派都有女弟子失踪。

  魔教死灰复燃,必定是向整个武林宣战,这正邪之争数百年,正道与魔教势力此消彼长,此时武林正道处于危机之中,人人不安,都想借此机会,组成攻守同盟,并选举出新任的武林盟主。

  张瑞整理消息后得到了这几点有用信息,张瑞深思熟虑一番后,终是下定了决心……

             *** *** *** ***

  雾隐山庄,武林大会准时召开。

  本次大会,举办地点位于雾隐山庄外一处早已整理一新的平地上,平地上耸立起一座数十丈见方的大平台。

  平台上方,是先暂代盟主雷万川,左右分别以少林、武当排头,依次按照武林排位的各大门派掌门们。

  武林中主要的中坚力量基本都出现在了此处,各派掌门们按照自己的交椅位置依次坐立于高台之上。

  高台下方,是数量极多的中、小门派以及大量游侠、散客们。中、小门派掌门也各自在高台下有自己的座位,其余无门无派的人等就只能站在参观区,远远的望着高台中央。

  雷万川与一众掌门进场时,音乐齐奏,锣鼓喧天,好一派热闹的景象。
  雷万川见高台下方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心中自是得意。

  如今雷万川在武林之中也算是人脉广泛,继前盟主张云天之后,雷万川在武林中也是一派宗师的典范。

  雷万川清理了下嗓子,开始对着人群发言:「各位武林同道,各位江湖儿女,各位掌门,雷某人今日召开本次武林大会,也是为了解决一件极为棘手的事情。」
  「各位同道,如今魔教猖狂,荼毒武林,我等一众门派却是一盘散沙,上次山阳城大会,魔教现身竟然全都全身而退,我等汗颜哪。」

  「如今这武林之中,不少门派被灭门,各门派宗族也均有女子失踪,如今看来俱是魔教所为,各位同道,请各位务必考虑我等门派联合的必要。」

  雷万川说完,看了看台上的众位掌门们,均是脸色一黑,心道:「看来这魔教果真捉了许多门阀女子。」

  雷万川的提议,如同当初山阳城大会,台上掌门们附和者寥寥。而台下的中小门派掌门们却开始激烈的讨论起来,整个会场一片轰鸣之声。

  雷万川正准备再次慷慨发言,身后却传来两个声音:

  「张施主。」

  「张道友。」

  「你现身吧。」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