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误入大小姐宅邸的惩罚】(番外)(01)【作者:gggggg000】
【误入大小姐宅邸的惩罚】(番外)(01)【作者:gggggg000】
字数:365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算是对之前写的那篇的一些补充吧。

  这次会写三个主要场景:- 上任骑士团(这一段主要是一些背景交代,撸点不多)

  - 与副骑士团团长的故事(目前副团长还是小队长,这一段是温柔风格的)
  - 镇压南方蛮族叛乱(这一段会是比较重口的,看过我其他文章的应该知道会有些什么情节)

           误入大小姐宅邸的惩罚番外篇

  「姐姐,姐姐」

  少女猛的睁开眼坐起来,眼里满是泪水。

  来到京城五天了,每晚,少女都做着同样的噩梦。

  「姐姐,怎么了,又做噩梦了?」

  少女点点头,轻轻地抚摸妹妹的头:「没事,不要担心。」

  那恐怖的回忆又回到少女的脑海中。十年前,当少女还只有五岁,妹妹只有三岁,南方地区发生了叛乱。由于内地军队疏于训练,自然不是天生战斗民族的南方蛮族的对手,而拥有战斗力的边疆部队,因为来自周围国家的军事压力也无法调动。战火很快就烧到了内地,烧到了少女的家乡,一座繁荣而安静地沿河小镇。这些来自南方的蛮族烧杀抢掠,无恶不做,就如同蝗虫一般,所到之处只剩下焦土。那天夜里,火光照亮了天空,血水染红了河流。数十人的骑兵部队闯进了镇里,他们杀死了所有男人与老人,妇女与小孩则被抓起来作为奴隶。父亲虽然是剑术大师,并且有能力挡下这一支部队,可惜父亲此时在遥远的国外。母亲为了掩护自己与妹妹,最终被两个野蛮人轮流啪啪啪致死,躲在衣橱里的她只能无助地捂住妹妹地嘴,眼睁睁看着母亲在床上受尽凌辱至死。最后,来自王都的精锐部队,公主殿下的近卫骑士团赶到并镇压了这一股蛮族部队,少女与妹妹也因此得救。在俘虏清点会上,她捡起地上的刀,眼也没眨砍下了一个凌辱母亲的人的脑袋,并不停地边喊着「还我妈妈」边砍着尸体。在场之人都被少女眼中的杀意震慑住了,没有任何人去阻止她,直到最后公主殿下把住了她的手,并将她狠狠搂入自己怀中。从此,加入公主近卫骑士团与为家乡报仇的想法便种在了少女心中,她开始认真学习武术,期望有朝一日能成功加入骑士团,并为家乡报仇。
  后来,父亲回到家,因为母亲的死讯而精神不振,两年后就由于身体状况不佳而随母亲而去。少女通过父亲留下的剑谱,加上小时候父亲传授的心法,每日坚持练习剑术。

  「姐姐大人,今天请一定努力,妹妹我会准备好晚餐迎接姐姐归来的。」
  妹妹的话将少女拉回现实,她拍拍自己的脸,麻利地穿上制服,对自己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好,妹妹,我先走了。」说罢,少女便出了门。

  今天是少女作为公主近卫骑士团团长上任的日子。几天前,她凭借自己过硬的身体素质,加上父亲传授的独门剑技,顺利通过了军部的考核。说来也是有趣,本来少女只是作为一名小队长进入骑士团的,但是因为团长到了退休年龄必须调往二线,副团长由于军部调动去了边疆主力部队,其他的几位小队长又暂时不愿意调动,少女便鬼使神差地成为了骑士团团长。

  大街上,一位约莫15岁的少女,骄傲地向着皇家近卫军军营走去。少女有着一头金色的及腰的长直发,微风拂过,发梢在空中随风飘逸。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红色的瞳如同血一般鲜艳,如同宝石一般放出光芒。尖尖的鼻子小巧的嘴巴,淡小麦色的毫无瑕疵的脸庞,让路过的人忍不住回头再看她一眼。少女身着一件白色的下摆及膝的软甲,软甲上有金色刺绣的公主近卫骑士团团章,金属的护胸,系带收起的腰部勾勒出少女曼妙的身材。腰间是一把细配剑,剑炳上也刻着骑士团纹章。脚上一双长及膝盖的金属战靴,走起路来鞋跟与地面石板碰撞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站住,前面是军事重地。」少女刚想要进入营地,却被门岗拦了下来。
  「我是新调来的。」少女指了指自己软甲上的骑士团纹章。

  「文件。」对方说道:「我哪知道你这是真的还是造假的。」

  少女掏出文件,递了过去。

  「团……团……团长大人。万分抱歉,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团长大人原谅。」看了文件后,门卫被吓得不行,他立马跪在了少女面前希望得到少女的原谅。
  (补充一个背景设定,在之前的文章里也提到过了,帝国是一个军事为主的国家,军人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近卫骑士团作为近卫部队,军级比一般部队高,而团长的军级更是达到了将军级别。这位门卫不过是一个上等兵,以少女此时的权利,完全可以让这个门卫消失掉。)

  少女看也没看一眼,径直走进去了。

  少女走到操场上,此时全团的人已经围了过来。大概有二三十人的样子,大部分都是三十来岁的男性,看得出来都是有经验的狠角色。也有几位女性,但也绝非等闲之辈。

  「哟,这就是团长大人?」

  「我还以为是什么人物呢?」

  「上面脑袋都是被驴踢了,派这么个货色来?」

  「小姑娘,快回家吧,骑士团可不是你这样的来的地方。」

  看来,这帮人并不买少女的账。不过,也难怪,突然来这么个团长,还是一个15岁的小女孩,这帮老兵是肯定不承认的。

  「各位……」

  少女刚想开口说什么,立刻被嘲笑声压下去了。少女脸蛋涨的通红。【都是些什么团圆,这团没法管】少女想。

  「看,脸红了。」

  「挺傲娇嘛。」

  「回家吧,妈妈的小宝贝。哈哈哈哈哈」

  【妈妈?】少女不禁又回想起来那一个夜晚。很明显,这个词激怒了少女。瞬间,如同一道闪电,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前,少女完成了抽剑,移动的过程。此时,她正站在那个提到妈妈的人的身前,右手举着剑,剑尖离那人喉咙不过一两毫米。

  「哗」在场所有人都抽出剑,除了那个被剑指着的人正举着双手表情僵硬,场面气氛瞬间凝重起来,战斗一触即发。然而少女刚才的速度,与少女现在身上散发出的强烈的杀气,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禁流冷汗。

  「呐,不要给我提起妈妈。」黑化的少女说道:「不然,真的会杀掉你哟。」
  「我有个提议。」人群中传来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

  人群慢慢让出一位少年,看年龄似乎和少女相当。

  「所有人收起剑!」少年说道。于是,所有人都把剑插回了剑鞘,看来,少年似乎很有话语权,应该是小队长一级的吧。

  「哟,说说你的提议。」少女认为现在这样僵持也不是解决方案,毕竟以后还要相处,她也收起剑。

  「我们来决斗一场」少年说:「场地内,只让用木剑,标准训练用护具,直到一方认输或无力再反击。你要是赢了,我们就服从你,承认你为团长;你要是输了,就请回吧。各位没意见吧?」

  「没有」

  「好,那就造你说的办。」少女说道,舔了舔嘴唇,一个计划在她的脑海里成形。

  操场上,一个临时的场地已经搭建起来,四周坐满了骑士团的团员。场上,少女和少年对立站在场地两边。他们身穿训练服(用于保护心脏),手持木剑,并摆好了身形。

  少年掏出一枚硬币,向空中抛去。待到硬币落地瞬间,如同两道影子,两人向对方冲去。「啪」剑与剑碰撞在一起,发出响亮的音爆。强烈的冲击波将地上的尘土拍起来,并如同爆炸一样飞向四周。待到尘土散开,两道影子正在场上高速移动,并不是碰撞在一起卷起新的尘土。

  不愧是高手之间的对决,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场上的强烈剑气。

  少年使出的每一招都是充满了力量,并向着致命部位的。要是接下来一招,都是保证能卧床三月不起的。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能够发现少年的剑,在强大的G力加速度下,坚硬的剑体已经变形成如同软软的橡皮棍一样。然而,每一招都被少女以快速的身体移动躲过,实在躲不过的也被少女以剑对剑将少年的剑弹开到其他方向。

  大约百来回合,双方仍僵持不下。然而,由于长时间进攻,少年已经开始体力不支,特别是使剑的右手。少女因为一直在躲避,保留了体力,因此她还状态良好。

  「呐,这么快就不行了?人家才刚活动开呢。」少女察觉到少年的速度明显变慢了:「现在该人家进攻了哟。」少女举起剑,全力向少年右肩砍去。少年横起剑,想要防护。少女嘴角一扬,加速砍下,她抓到了破绽,砍向少年的肩部不过是一个幌子,她的真正目的是让少年以一个不好使力的姿势接下自己一剑。少年看见少女的笑,瞬间意识到大势不好,然而他已经没有时间躲开了。同时,少女飞起右腿向少年腰部踢去。

  「啪」又是一声响亮的木剑的碰撞声,尘土再次飞起,一把断剑飞了出来。待到尘土散去,少年躺在地上,少女一脚踏在他胸上,一手持剑指着他的喉咙。
  在场所有人都看呆了,全场安安静静的,连呼吸声都停止了。

  「哒哒」少女用鞋跟在少年胸前的金属护胸上踏了两下,发出响亮的金属碰撞声。接下来,她收起了剑,并将鞋向前移了移,直到鞋跟放在少年喉心(天突穴,锁骨中间的地方)上,说道:「这样应该可以算我赢了吧?」

  少年点点头,用手将身体撑起来。但是少女并没有移开脚,锋利的靴跟刺进少年的吼心。少年只得又躺下来。

  「舔一舔就放开你哟」少女抿了抿嘴唇,将鞋尖移到少年嘴边,俯视着地上的少年小声地说道。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虽然周围全团都在看着,但是没办法,脸颊通红的少年只能硬着头匹,慢慢伸出舌头在少女的靴面上舔了一下。

  少女漏出胜利的微笑,移开了脚。

  「还有人有意见吗?少女向周围所有人问道。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刚才那个速度,那个力度,简直就是怪物。

  「恭喜团长大人就任!」

  【好,这样就算顺利上任了吧】少女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