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淫妇手记
淫妇手记

第一次真正地遇见天娜是在我们酒店的饭堂。清秀的脸,微微撅起的嘴,一缕乌黑的秀髮从光洁的额头垂下,显示出脱俗的气质。工作服下骄傲耸起的双乳,修长的被紧身牛仔裤勾勒出的美腿,还有圆润坚挺的小屁股,无不散发着致命的诱惑。远远地看着天娜在对面文静地小口吃饭,我心裏涌动着一阵阵欢喜和怜爱。
以后天娜就成了我的关注对象。每次那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娇艳胴体在我面前出现,我都会想:她是不是处女?可曾有粗暴的阴茎插入那娇嫩的小穴?
天娜是我们酒店的其中一个小主管,今年29岁,高160cm,重48Kg,拥有32B,26,33的不错身材,特別是那对浅啡色的不大不小的乳荤和深啡色的乳头。另外天娜的柔黑的阴毛配上小黑蝴蝶的逼玟显得更有吸食力。
有一次见到天娜,是在公司的节目排练场地。刚跳完舞的天娜额头沁出晶莹的汗水,由于热,她脱了外衣,一件黑色的高弹力羊毛衫勾勒出饱满的双峰。天娜轻轻地喘着气,对着壁柱上的镜子梳理头髮,一旁的我都要醉了……
何时拥有这迷人的肉体?我夜不成眠,几近发狂。
公司附近有个小广场,近来好几次发现天娜黄昏时在小广场独行,蹙着眉,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天娜在想什么呢?难道有什么心事吗?
终于有一天,我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慾望,在暮色黄昏中把天娜诱入了我的住所。
一进我的私人领地,我偷偷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迷叠香,乘天娜不备往她鼻上一摁,她就软绵绵地倒在了我怀裏。
我把天娜放在床上。看着这垂涎已久的尤物,我却不急于下手,而是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地欣赏天娜。
我要在天娜醒来的时候再享受这道美味。
天娜在迷叠香中醒来,惊恐而忿怒。
「你要幹什么?!」这哆嗦的声音激起了我的佔有慾。
我拿着一柄锋利的尖刀,命令天娜:「把衣服脱掉,快!」
「你……」天娜刚要反抗,锋利的刀刃已经逼上了她光滑的喉颈。
「服从我的命令!」手轻轻一抖,一道刀痕滑过,随即,殷红的血丝渗了出来。
晶莹的泪水滑落,如一树梨花压海棠,令人迷醉。
「如果你想怎么样」,天娜害怕地小声说,「你对我温柔点,好吗?」
看着天娜那可怜哀求的语气,楚楚动人的眼神,我不禁后悔起刚才的粗暴。这个天生尤物现在已是我的盘中珍馐,我怎么可以这样不怜香惜玉呢,本来就是吓唬天娜的。
「那就请你把衣服脱下来吧,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保证!」
天娜慢慢地拉开紧身皮衫的拉链,脱下来,现出那件黑色的高弹力羊毛衫,诱人的双峰高高地耸立着,多么美妙的弧形!腰身是那么纤细,被紧身牛仔裤包裹着的胯部圆润而饱满,裏面就是我魂牵梦绕的美女的密处了。我的胯下之物起了反应。天娜勾魂的大眼睛看着我,彷彿在听我的指示,又像因羞怯而难爲情。
「脱吧」!
天娜又慢慢地把弹力衫从头上脱出来,我看到了月白色的缎质的小背心,两根细细的吊带慵懒地趴在香肩上,可以看得见粉色的文胸。
「牛仔裤!」
天娜穿的是白色的小内裤,贴身,紧紧地绷在圆圆翘翘的小屁股上。好看的阴部被小内裤勾勒得美妙异常,中间凹进去一条缝,几根阴毛从内裤中调皮的熘了出来。我走到天娜身后,摸着肉感的小屁股,命根子涨立起来,硬硬地顶在肉臀上。我的声音也变了。
「再脱!」
但这次天娜却沒有听从我的命令,回过头来,脸上全是珠泪,「求求你」,天娜带着哭腔,「我还是处女,就看看,行吗?」
你们说,这时候的我会就此罢休吗?
我的刀子又逼上了天娜的颈,那如瓷般白润的颈。在惧怕中,天娜哆嗦着把小背心脱下,粉色的胸罩出现在我眼前。那是怎样撩人的景象啊!这个胸罩显然是小了,两粒尖尖的乳头顶立着,白白鼓鼓的乳房有小半露在外面,深深的乳沟让我心旌神摇。
不用她动手,我在天娜的背部摸索到胸罩的扣子,三下五除二加了下来,抛在床上。天娜以手掩胸,眼睛直直地盯着我。我双手从背后抄上去,揉着丰乳,又用手指揉搓着两粒深啡色的乳头,一阵阵的快感从手传到心头。
小内裤是毫无抵抗力的,不顾她的阻拦,我的手强行进入,摸到她的阴阜。她的阴毛不算浓密也不稀疏,阴蒂硬硬的。当我的手指触及天娜的阴唇时,发现已然湿了。
「小淫妇,你这裏爲什么黏乎乎的?」我戏谑地边弄边问天娜。
「我,我不知道……我怕……」
我继续我的动作,并加快了节奏和力度。天娜的唿吸开始急促起来,微微喘着气。凭着从指尖传回的感觉,我知道她的阴道很紧。
难道是处女?
这个念头让我爲之一震。我最喜欢、最想得到的就是处女了!我继续动作,天娜的唿吸越来越急,下面也越来越湿。
最后,天娜哀求着说:「求求你,我受不了了!」
「受不了了怎么办?要我帮你解决吗?」
「不,不,哦,不!」天娜的求饶声反而让我慾火高炽。
「要我肏你吗?我的小美人天娜,说,说出来呀!」
「不,哦,我受不了了!好东哥,你肏了我吧,我还是处女呀,求你对我温柔一点好吗?」
沒想到,天娜真的还是处女,说实话,这真的让我觉得意外。
「好,我会对你温柔的」,我迅速把衣服脱了下来,龟头早已挺立,在灯下发出红润的光泽。宝贝,今晚有你享受的啦,我在心裏说。我抱起天娜,她的身体软绵绵的,柔若无骨。把她放到床上,把小内裤褪下,大腿分开,用粗大的龟头在天娜肉肉的阴唇上厮磨,却不进去。一边吻着她的香唇。
「我好痒……」
「我也好兴奋……」
「东哥,別折磨我了,求求你插进去吧。我要你插进去,肏我吧……」
听天娜这么说,我才把鼓胀的阴茎极慢地放进蜜穴,但是浅尝辄止,稍微进去一点就又出来了,如此这番,弄了好几回。
「好痒!求你!」天娜脸色潮红,秀眉紧蹙,已说不出话来了。
我这才硬硬地往前一挺,立即感到有什么挡住了我的进攻,那是--处女膜!货真价实的小处女,我的天娜!
「啊!」天娜勐地叫了出来,让我吓了一跳,「我不要,痛!」
「不要紧的,小宝贝」,我柔声安抚天娜,「你就要成爲真正的女人了,我会让你享受人生的。第一次都是要疼的,忍一下,过后你就会很舒服的」。
我把天娜的大腿架在我的肩上,然后阴茎用力一顶,全根沒入,一直到了最深处,顶到了天娜的子宫--梨尖。
「哇」,天娜放声哭了出来,「好痛!我不要,你把它拿出来!」
「拿出来?我怎么捨得!」我的阴茎彷彿被紧紧箍住了,不留一丝一毫的完全被包裹住了,好舒服!处女的未经人事的阴道紧紧地拥抱第一个来临的主人,我感到天娜的阴道肉壁一阵阵地抽搐,我简直欲仙欲死!
我贪婪地勐抽了几下,拔出来的时候,我看见我的小弟弟满是殷红的血,宝贵的处女的血,猩红得令人目眩。接着,我看见从天娜娇嫩的阴道也流出血来,源源不断地流出来,染红了雪白的床单。
这床单,我要永远流着,作爲永久的纪念。
用兽性大发来形容这时的我应该说恰如其分。我把天娜抱起来,搂着她的细腰,让天娜的阴道对住我的阴茎,顿插进去。「好痛啊!」天娜又大声叫了起来,「宝贝,忍着点」,我的阴茎努力地往上挺,好紧好美妙啊!一刻不停地连插了几十下,我又把天娜放到床上,背对我趴着,结实上翘的白屁股像极了一个香甜的梨,我从后面又一次插了进去。兄弟,今夜你爽死了!我的手向前抓住了丰乳,手感真是太好了。揉搓着,大概是忘情地动作,力量大了点,她又叫起来。
「轻一点好吗,你把我弄疼了!」
「把你哪裏弄疼了?」我坏笑着问天娜。
「我的……」
「哪裏呀?」
「我的,我的胸……」
「我们的方言怎么说?」
「叫……奶子。」
「那下面呢?」
「也疼。」
「下面叫什么?」
「我,我说不出来。」
「要说!」
「是,是阴道。」
「方言怎么说?」
「屄。」
「我们现在在做什么?」
「求求你不要问了好吗?快点出来吧。」
「就要说,不然我不拿出来。」
「我们在,在做爱。」
「还可以怎么说?」
「我真的说不出口。」
「我来说吧,叫肏屄,你跟我说,肏屄,肏屄!」
「哦,肏屄,哦,哦,肏屄,肏屄……」
听到身下这个天娜一连声说出这个最刺激的词儿,加上阴茎难以抑制的被紧紧包住的快感,磙烫的精液以不可阻挡之势倾泻而出,一滴不剩射进了天娜的阴道裏……
「啊,会不会怀孕啊?」天娜紧张地说。
「你什么时候来月经的?」
「刚刚过去几天。」
「那就沒事的,別怕,真的沒事的。」
「可是,我还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是不是担心给我生下儿子呀?生儿子我最高兴了」我呵呵地笑。
「你真坏!」天娜在我背上锤了一拳。
……
我帮天娜擦干净阴部,天娜拿起衣服,「我可以走了吗?」
「再坐一会儿好吗?」天娜就这么赤裸着身体坐在床边。
「你不怕我告了你?」
「告吧,能得到你,我太满足了,付出什么代价都值得!」
「你害了我!」天娜忿怒地说。
「那要看你怎么看」,我点上一支烟,「说实话,我觉得我这样的男人配得上你。做我的情人好吗?我会好好疼你,让你体会到生命中许多美好的东西。」
「真的吗?」天娜疑惑地看着我。
「我们可以试一试呀!」
聊着,我慢慢靠近天娜,把她身子扳过来,亲吻她的香舌,柔情地抚摸她。
漂亮性感的天娜,我终于得到你了。我不但要得到你的身,还要得到你的心。
天娜也开始回应我。天娜肯定接过吻,但次数不会太多,因爲看得出她的动作不熟练。
我的舌伸进天娜的舌中,缠绵,搅动,她「嗯嗯」起来。
这神情挑动了我,我的小弟弟又蠢蠢欲动了。
我让天娜站在地板上,靠着墙,擡起天娜的一条腿,微曲着,把握的命根子往上插了上去。天娜不像开始那样感到痛彻心扉的反应了。天娜的胯,那美胯,向前努突,回应着我的进攻。
还是紧,让人心醉、痴迷,紧得不肯拔出来,紧得我週身有说不出的舒畅,于是更加贪心地想要进去,有要死的感觉。快感像洪水一样地涌来,我的爱,你让我到了快乐的巅峰!我又一次地射在天娜身体裏面。
天娜紧紧地抱着我,说:「你是我生命中第一个男人,我会永远记住你!」
「好好待我吧,我愿意爲你做任何事情」,这是那晚她最后的一句话。
从此以后,天娜就成了我的情人。无数次的交欢,无数次的欢乐。我们变得贪婪而疯狂,渐渐成了难以分开的性伴侣。
在我的调教下,天娜由清纯的玉女变成了淫荡的欲女。
夏天的时候,天娜穿着合身的连衣裙,曼妙的身材一览无馀,走路的时候,双乳有节奏地跳动(在我的经常抚摸下变得更大了),美妙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路上许多行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天娜青春而又成熟的肉体,小青年们更是朝她吹口哨,这时候,天娜就更紧紧地挽住我的手臂。一阵风勐地吹来,连衣裙裙角飞扬,下摆飘了起来,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突然瞥见了连衣裙下红色的紧身小内裤和丰腴雪白的大腿,目瞪口呆地站在那裏动不了了,我们则笑着从他身边走过了。
我要和天娜尝尝野合的滋味。天娜穿一条短裙,底下是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情趣内裤(我给她买的,可以从腰部解下繫带),上身是件宽松的恤衫,裏面是无肩带胸罩。
手牵着手,我们来到山上,寻一个僻静的地方,找一颗参天古树。天娜倚在树上,我的手从她裙子底下伸进去,从她的腰间解下小内裤的繫带,小内裤就轻盈地脱开了,我把它放进口袋,小小的一团,不佔多少地方的。又撩起了她的恤衫,一边和天娜亲吻,一边把无肩带胸罩的扣子很轻松地解开,放进她的背包,于是,在天娜清纯的外表下,就是一具充满肉慾的胴体了。
我让天娜背朝着我,扶住大树,我拉开裤子的拉链,掏出我的宝贝,从天娜雪白的翘翘的屁股中间插进去。虽然已被我多次插弄,天娜的阴道内壁还是弹性十足,还是那么舒服!
我的手向前抓住那双不知被我摸了多少次的奶子,让它随着我的动作而晃动。一边小心提防着別人,一边盡情地抽插,天娜则小心地喘息,生怕別人听见。野外的刺激,让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
有一次,我们正在野合,附近突然传来脚步声。有情况!我赶紧把黏乎乎的阴茎从她身体裏退出,放回裤子裏,而天娜呢,裙子和恤衫一下子就放了下来,就几秒锺之间,又变回清纯的天娜了。
那个游客经过我们时,有点疑惑地看了看天娜绯红的脸,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人走过之后,我朝天娜做了个鬼脸,两人都会心地笑了。接着又继续……
在电影的时候,我们选择了相对独立的双人包厢,而且是影厅裏最边角最阴暗的包厢。
我们一边看电影,一边品嚐性爱的乐趣。我拉开天娜的皮裙的拉链,摸着她光光的大腿,肌肤凝脂,妙不可言,这诱人的肉体已爲我所有。我亲吻天娜的香舌,吮吸着她的舌尖,手伸进她衣服裏,肆意抚弄美胸。天娜的手则进入我的内裤,把玩我的命根子,让它昂立如柱。随着阴液的流出,天娜眼波星乱,嘴裏发出难忍的「嗯嗯」声。
我撩起天娜的短裙,把小内裤剥下来,把她抱起,坐在我膝上,蜜穴一下套进我发硬的阴茎,我按住那纤腰,天娜一上一下地坐动。幸好是最后一排,又是情侣包厢,否则我们也沒这么大的胆子。那些全神贯注看电影的人,又哪裏知道一场好戏正在上演!
我又让天娜扶住椅背,撅起白嫩的屁股,我半蹲着,从后面插入,不想正在欢畅之际,门突然开了,我们大吃一惊,我慌忙把沾满精液的阴茎生生拔出,胡乱塞回裤内,天娜也急忙把短裙往下一扒拉。回头看时,原来却是一阵风把门吹开了。虚惊一场。
我们甚至大胆到上班的时间也淫性勃勃。酒店4楼有个发电房,除了检修人员,这个地方沒有人来,这裏就成了我们偷欢的天堂。
每次去之前,天娜都做好准备工作:不穿长裤,只穿裙子,带上卫生纸。这个窄小闷热的地方留下了多少次我们疯狂的记录啊!
有时时间紧张,就连内裤也不脱,天娜把内裤扒到一边,露出阴道,红润的私处,我无数次进入的地方,我的宝贝迫不及待地直插进去。天娜用手拉着内裤的裆,让我的阴茎能不被阻扰地插入。我的天,就在这样的鬼地方,我们一次次地达到高潮……
我们的保密工作做得是如此的好,以至于在別人眼裏,我们只是普通的同事罢了。在酒店饭堂裏,天娜和同伴们边吃饭边谈笑,我呢,坐在一角吃我的饭,偶尔瞥天娜一眼,她有时也会给我一个会心的巧笑。我听着旁边的男孩子津津有味地谈论着天娜,感受不爲人知的乐趣。
他们又知道什么呢?我不禁窃笑。